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美媒:耻辱感作祟 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起每年10万人选择“自我蒸发”

2016-12-13 09:42:00 来源: 中国日报网

中国日报网12月22日电 自上世纪90年代起,每年至少有10万名日本人失踪。因为生活中遭遇了或大或小的耻辱,比如离婚、负债、失业、考试失败……这些男男女女决定实施自我惩罚,他们一手导演了自己的失踪事件,让自己从家庭和社会里“蒸发”。

 

据美国《纽约邮报》网站12月10日报道,“蒸发的人们”,是日本特殊的文化和社会环境下产生的一种独特现象。法国记者勒娜·莫热用了五年的时间来接触、了解和讲述这个自主失踪人群背后的故事。

 

隐藏在东京的“失落之城”

 

“人们之所以能够消失不见,是因为在日本社会之下还存在另一个社会,”莫热说,“人们消失了,他们知道他们能够找到另一种存活下去的方式。”

 

这些迷失的人们,居住在他们亲手打造的失落之城。

 

“三崖”(Sanya),这是一个在日本的地图上没有标记的地方,严格意义上讲,它不是一个小城,只是东京市内的一个贫民窟。在这里,选择自主消失的人们可以通过打黑工勉强生存下去,他们挤在狭小逼仄的、没有窗户的旅馆房间里,没有网络、没有独立的卫浴间,甚至晚上6点过后被禁止说话。

 

“我像是一个废物,我就是一个废物”

 

现年50岁的德宏已在三崖隐居多年,他原本是一名受人尊重的工程师,十年前的某一天,他突然失去了工作,巨大的耻辱感汹涌袭来、慢慢将其吞没。

 

因为羞于告知家人自己失业的消息,最初德宏每天假装去上班。他一如既往地早起,穿上西服、打好领带,拿上公文包,跟妻子说“再见”。然后,他开车来到办公楼下,坐在车里一整天,不吃不喝也不同任何人讲话。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他越来越难以承受担心家人发现真相的恐惧感。

 

“我再也装不下去了,”德宏告诉莫热,“有一天,我在车里坐了整整19个小时,因为按照惯例那一天我会跟老板和同事一起出去喝酒。终于回到家了,我却感觉妻子和儿子像是起了疑心。我感到愧疚,我再也没有工资能够给他们了。”

 

到了原本应当发薪水的日子,德宏坐上轻轨,去往与公司相反的方向。他消失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所有人都以为他去了日本富士山下的“自杀森林”。然而事实上,德宏多年来顶着一个假名、躲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黑屋里,毫无节制地抽烟喝酒,以一种近乎自虐的方式来惩罚自己。“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当然可以重新拿回我的身份……但我不想要我的家人看到我现在这幅模样。看看我吧,我像是一个废物,我就是一个废物。即便我明天就要死了,我也不想要任何人认出我。”

 

日本存在“消失的文化”

 

《纽约邮报》指出,“蒸发的人们”,这一独特的社会现象出现在日本有其历史和社会根源。该现象集中出现于日本历史上几个关键的时间点:二战结束后国家耻辱感处于峰顶之时,以及1989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而地下经济的兴起,又为这些自主消失的人们提供了便利,比如日本有一种特殊的“午夜搬家公司”,专门帮助客户在夜深人静之时、带着一切家当销声匿迹。

 

并且,从许多方面来讲,日本存在一种“消失的文化”。根据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报告,日本的自杀率比全球平均值高出60%,每天有多达60至90人自杀。同时,延续数百年的“荣誉自杀”传统观念,从古时的武士切腹自杀到二战时的神风敢死队,今时今日仍对日本社会影响巨大。

 

此外,日本文化还崇尚统一性、一致性,认为集体重于个人。正如日本谚语“必须敲平突出的那颗钉子”所言,对于那些无法或不会适应社会的人们而言,消失相当于追寻另一种形式的自由。

 

“不过,无论一名日本人因为何种耻辱感而选择消失,他都不会比他的家人更痛苦。”《纽约邮报》称,家人消失造成的耻辱感会把整个家庭都笼罩在内,“他们觉得实在是太耻辱了,以至于通常不会选择报警。”

(编辑:党超峰 译者:谌融)

来源: 中国日报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Real Time Analytics